長野|車站步行1分鐘的東急 REI 飯店

每年農曆春節,使用JR PASS穿梭在各大雪場是例行公事,一直不太滿意第一晚得屈就在東京狹小的飯店,只為了睡上一覺,隔天一早又得匆匆離開東京。

這次買到了稍微早一點出發的班機(說早也是過中午的班機了),第一晚直接訂了長野的飯店,因此隔天一覺醒來的第一件事,不是趕電車而是逛善光寺!

過年期間挑戰台北-長野一氣呵成,真的需要勇氣。預計會塞車的桃機今年在各大媒體緊盯下表現的非常好,班班準點,反倒是成田機場一早日航溜冰溜出跑道,關了一條跑道後成田機場的航班全塞住了!原本表定下午五點抵達的班機,降落時包含等空橋的時間已經延遲了近一個半小時,不過出來走跳凡事該留的後路還是有留,當初算好了到長野的末班新幹線時間,最多可以延遲2小時40分鐘,尚有1小時的扣打,還不到緊張的時候,過海關、拿行李,直奔JR東日本旅客服務中心買PASS。

排隊買PASS的人潮依舊多,趕車的時候排起來真的要人命,才前進一半距離,已經耗去四五十分鐘,原本預估的班次一班一班劃掉,好不容易輪到我們,又因爲13份PASS的作業關係,所有能延遲的時間在這裡耗盡,換來的就是這班金曜日最終列車!!

不得不抱怨一下JR東日本,換JR PASS的時間比過海關還久,每次換每次都會寫一張顧客意見表,電子化也好,或是到日本前先出票也好,寫了好幾年還是沒長進,排行程只能盡量避免第一天就用PASS。

長野東急REI飯店

23:53,抵達長野,好險今晚不用睡機場。

飯店幾乎集中在長野車站旁邊,有的在左邊有的在右邊,有的在前站有的在後站,距離差不多,每間都是車站直結,長野東急REI飯店在善光寺口出來正對面,過個馬路就到。

東急旗下的REI系列,介於商務與休閒飯店之間,房間雖同樣狹小侷促,乍看像間商務旅館,但洗衣烘衣設備齊全,大廳、餐廳、房間的裝潢,與單調的商務飯店相比更講究些,房間用上濃厚木紋的室內家具多了一份溫潤感,床頭上畫龍點睛的木頭裝飾,餐廳裡也用了大量木頭桌椅,與長野縣絕大多數為山林覆蓋的意象很契合,整間飯店顯得非常溫暖,即便是觀光客入住,也覺得舒服。

大理石checkin櫃檯前的沙發區,書架上有許多設計書籍,從長野信州地區到日本各地、甚至歐洲、有料理的有建築的,很有看頭,時間夠多,很想窩在這舒服的皮沙發上,耗上半天。

味噌拉麵

雖然奔波了一整天已經午夜時分,但大家剛下飛機處於亢奮狀態,沒有人甘願睡覺,那就去吃宵夜吧!

飯店對面營業到深夜的拉麵、餐廳非常多,因為是信州的關係,蕎麥麵與味噌拉麵特別多,飯店隔壁的「らぁめん みそ家」是間名店,在 tabelog 上分數也很高,晚上12點店裡還坐滿了人在候位(只是等我們checkin完12:30想吃的時候竟然不收客了orz),只好轉戰斜對角另一間「麺屋蕪村」,我點了信州味噌拉麵,配的是中細麵,最常見的那種黃拉麵,鰹節高湯的魚介湯頭加上信州味噌,湯看起來很濃但喝起來不死鹹也不油膩,能把整碗湯喝光不用擔心洗腎。煮婦的蛤蠣味噌拉麵湯比較濃稠,稠到像沾麵,所以配的是中粗麵條,下巴不夠堅強的勿輕易嘗試,湯頭因為有大量蛤蠣提鮮,比起信州味噌拉麵更濃更鮮。

魚介湯頭的味噌拉麵與其他地方的味噌拉麵很不一樣,加了信州味噌味道更上層,吃哪間都好,記得來上一碗就是了!

吃飽喝暖,躺上床已經半夜兩點了。

雖然一下飛機直殺長野很冒險也很累,但隔天一早醒來可以立即享受無人的善光寺、一整條近一公里的商店街,加上長野的旅館房價,這晚一間雙人房只要 ¥7,500 (楽天訂房),價錢與便利性遠勝東京市區,隔天還不需煩惱行李寄放,冒個險也是值得,至少這次順利到達了。


長野周邊

以長野為中心放射狀延伸出去,景點多到5天PASS也不夠。

奧林匹克等級滑雪場

冬天,這裡是長野冬奧的場地所在,白馬、志賀、野沢三座世界級滑雪場,不管是滑道規模還是雪質,都是日本一,滑雪場+溫泉旅館的組合,這裡非常多,像是野沢溫泉、湯田中涉溫泉,滑雪兼泡湯才是正統日式滑雪假期。

立山黑部

夏天,立山黑部雪壁、上高地登山健行,松本城下町,一路玩到諏訪湖(電影你的名字場景),或是搭信濃特急至江戶時代宿場的妻籠宿馬籠宿,全都在2小時車程內。

北陸

JR PASS新增加了JR北陸拱形鐵路周遊券,從長野一路往北,便是金澤、富山、能登、山中溫泉,這一帶是越前蟹及鰤魚產地,秋冬季節來有吃不完的海鮮魚類。


同場加映

工業風倉庫風的川崎東急REI飯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