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apa在三芝|遠的要命的 溫柔男子漢理髮廳

「想讓爸爸看著海上的夕陽、享受退休生活,才會買下這塊地。」

即使設定了導航,快接近目的地時,依然錯過了淡金公路上那該轉彎卻很不起眼的路口。沿著無法會車的產業道路一路上行,google maps上的資訊正確無誤,不必太懷疑人生,Papa就位在三芝的一處山丘上。

招牌很不顯眼,但偌大又美麗的庭園絕對會讓人不禁想停下車瞧瞧。門前空地有一處parking的地方,沒意外,副店長「小心」一定會出來迎接來訪的客人,以她獨特的,越大聲越熱情的方式。

雖然預約的是剪髮,但一進門並不急著先洗頭,店主兆民示意我們先到一旁的溫室咖啡找個位置坐坐。

溫室咖啡,一個月只營業10來天的完全預約制的咖啡廳,因為剪髮只會約非營業時間,所以每次來都是包場的狀態。兆民先是遞上了平常做為咖啡廳營業的menu,請我們先點杯咖啡(已包含在剪髮費用裡),menu上是各種嚴選豆的手沖咖啡或義式咖啡,點好後,兆民一個人不疾不徐地替我們沖咖啡,知道我們起了大早趕過來,還招待了一份手工蛋糕。

濃厚手工感吧台與整牆的手作陶杯
植栽與石子地讓空間自然感滿點
雖然不靠海但依然可以成為北海岸最強咖啡廳

第一次來Papa已經是2020春天的事了,正值新冠肺炎最嚴重的時候,原本習慣每個月回老家時順便理髮的我跟拉拉,為了不把台北的病毒帶回老家,自肅在宅好幾個月,但頭髮不能不剪,卻意外發現了好地方。

恰好是三芝櫻花開的季節,天元宮賞花人擠人,我們在這悠閒喝咖啡
很會擺pose的副店長麻豆「小心」

溫室咖啡旁邊的建築,有客廳、有廚房,是兆民平常生活的地方,有時是媽媽來走走看看兒子,假日時女友兼太太(咦?)會過來幫忙打理,剪髮的同時,家人在客廳像自己家看電視、看書(就真的是自己家呀),緊鄰著的剪髮工作室像是另一處客廳,借了窗外庭園的景,屋內再擺上各式風格傢俱燈飾,氛圍完全不同於台北市區髮廊。

「下個目標,想買個地方變成自己的家,同時經營民宿。可以把爸媽接過來一起住,姐姐、哥哥有空時也能回來聚聚。如果這樣的民宿成形,我的家人、興趣、工作全部結合在一起,才是我真正想要的生活。」- 小日子 11月號/2013 第19期

可惜爸爸來不及等到完工那天,否則當時的夢想現在都一一實現了。

買下這塊地之前,在台北市區經營髮廊的兆民,剪髮技術當然也不是鬧著玩的,這裡沒有專業髮廊的設備,不染不燙純理髮,真的很純,連男生兩側短到看到頭皮的程度,一般設計師拿起電動剃刀推幾下不過幾分鐘的事,快又整齊,兆民是從頭到尾只拿一把剪刀一刀到底,加上龜毛完美的個性,所以總是跟來剪髮的客人打預防針,說光剪髮就得留2個小時給他,還不包含剪髮前喝咖啡的時間。

簡樸的理髮工作室,大片窗戶面對的是那奢侈的庭園
聊起自己以前及未來的種種,自然流露一抹溫柔微笑的兆民
看這嘴角就知拉拉有多滿意

「從來就沒有把這定義這為咖啡廳;生活是自己定義的,先做出喜歡的樣子,頻率對的人自然會靠近。」

我想,對於喜歡認真過生活的人來說,都是與Papa頻率相近的人,沒有市區網美咖啡廳不帶感情的商空氣味,也不是那種郊區半調子的素人作品,這裡濃縮了兆民對生活的熱愛與人生的歷練,深刻且令人回味。

剪頭髮需要很久的時間還有一個原因,就是常常有拍攝廣告打電話來接洽的、商業合作來場勘的、沒預約跑錯棚的... 等等,需要聯絡接待,這裡不僅成為了兆民自己喜歡的樣子,也成了很多人喜歡的樣子。

剪髮的時候副店長小心一定會在一旁的專屬座位陪著

還沒來過Papa之前,對於剪個頭髮要花上五六個小時很是猶豫。

來了之後才知道,行經關渡大橋開始看到海的那一刻起,非日常感已油然而生,到了Papa,享受兆民近乎一期一會的服務,與其說是剪髮,更像是一場沈浸式體驗,有種短暫登出人生之感~

來過一次就上癮


完全預約制:臉書

📍地址|新北市三芝區陳厝坑76之1號